舅妈玉婷的宽容与爱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舅妈玉婷的宽容与爱
舅妈玉婷的宽容与爱

那年的我大约19岁,上学的学校因为在镇上所以一直是寄宿在舅舅家的。

  我的舅舅是一名铁路工,一年有半年时间是不在家里的,那个时候条件比较艰苦,我一直和表妹挤一个床上,表妹比我小4岁,但是下面要写的不是我表妹而是我舅妈,那年她应该是35样子吧。

  舅妈乾的是镇上文化馆的工作,相对比较注意外表,在那个年代就用上了香水,穿的也很时髦。

  因为舅舅家没有男孩子,我又长期寄宿在他们家,所以舅妈和舅舅对我都很好,当是自己孩子一样宠着。

  由於舅舅长期不在家,所以有的时候舅妈会让我和表妹一起睡她的大床,她们一个被窝,我自己单独一个被窝。

  虽然那时候我已经十八九岁的样子,但是那时候吃的比较差一点,相应的发育也比较晚,所以看着还像小孩子吧,舅妈也就没把我当成大男孩或者异性区别开来。

  但其实我的心里那个时候已经慢慢开始变化了,喜欢看舅妈穿漂亮裙子,有的时候她在房间换衣服让我们转过去的时候,我会略微转头去偷看,发展到後来趴窗户上偷看她洗澡。

  舅舅那时候只要一回来,舅妈她就会早早催我们吃饭睡觉,突然有一天醒过来我发现舅舅正压着舅妈身上,他的屁股翘的好高,舅妈发出一种低沈的喘息声,我突然就顿悟了一样,这个就是人家说的日尻,那瞬间我知道自己长大了。

  有了这方面的认识以後我就开始更加关注舅妈,也经常找机会和她亲近,有一次又是舅舅出去乾活,我记得那年的冬天非常冷,南方又不用暖气,我就藉口说冷,一起钻到了舅妈和表妹的被窝里面一起睡,但是她们睡一头我睡另外一头,舅妈怕我冷把我的脚底抱着压身体下取暖,当时就觉得双脚触碰到了一团暖暖的肉上了,好软好飘的感觉,我知道那个是舅妈的奶子。

  不想到还好,想到了这点下面的JJ瞬间就站立了起来,这个时候舅妈可能觉得睡的不舒服想侧身翻下,但是无意中触碰到了我的JJ,碰到的时候她惊愕了下,很小声。

  现在想来可能她是惊讶於我在那个年纪已经有大人这个能力吧,已经长大了,但是我被她这样一碰以後就感觉硬的更厉害了。

  後来迷迷糊糊的好久才睡着,那一晚是我第一次遗精,梦境中我抱着裸体的舅妈一直在亲,具体也不知道在亲甚麽。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内裤湿嗒嗒的,好害怕,以为这个是尿床了,紧张的不得了,舅妈进来喊我起床的时候发现了,但没说我甚麽,就笑笑说了下「小鬼头变小大人了」。

  从那次梦遗了以後,舅妈也似乎意识到了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发育了,会有意无意地避开我一点,比如以前房间她都是内裤加内衣跑来跑去的,我还记得那个时候的内裤是比较保守的三角裤,现在都会套一件棉布的两段式的睡衣。

  舅舅回来她们睡一起的时候会弄个屏风挡在床前,但是那个时候我偷窥的兴趣和瘾已经越来越大了,基本每天都要去守着点蹲在窗外,但是有一天舅妈在洗澡,我趴在窗外看得兴致勃勃的时候,不小心就摔了一跤。

  随着哎哟一声,舅妈在里面惊恐的喊了下甚麽人?就在我马上要逃离现场之前,她套了件衣服出来就把我堵住了,看到是我,舅妈也吃了一惊,问我谁叫你这麽做的。

  当时我的脑子里面就害怕地想到她要告诉我爸妈了或者告诉舅舅了,我要没有脸面了,舅妈可能也看到我的害怕了,语气舒缓了一点又问我偷看多久了,问我想乾嘛,我支支吾吾的回答了『就想喜欢看舅妈的身体,舅妈很漂亮』之类的。

  没想到舅妈也没发多大的火,就说了句以後不准偷看了,不然告诉你爸妈,说完还帮我擦了擦身上碰到的脏东西。

  因为这个时候舅妈是蹲着帮我擦洗的,她刚才着急跑出来里面根本没有穿胸罩,我往下一看一对白花花的奶子就在那里,沾着口水,水分还来不及擦乾,停留在颜色并不是很深的乳头那里显得那麽的诱人。

  十八九岁的少年身体就是这样奇妙,瞬间我下面就起立了,我的裆部对着的就是蹲下来的舅妈的联邦,她一下就发现了我的勃起,愣了一下之後也意识到了自己走光了,还装作生气但又有些害羞地说让你别看了还看,以後回去看你老妈的去。

  我也不知道怎样想的脱口而出就说妈妈没有舅妈好看,女人不论处於甚麽年代和年纪喜欢听好话的天性都是一样一样的,舅妈瞬间就乐的呵呵地笑,说小鬼头年纪这麽小就会讨好女人,长大了不得了要。

  最後还嘱咐了我不要对别人说出我偷看的这件事情,不然她真的要生气。

  差不多也是在那个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麽就学会上了手淫,真的是无师自通的情况下学会的,因为那个年代也没有岛国片可以学,电视更加不要说了,而我的幻想对象当然是舅妈了。

  多的时候我每天都要找机会撸下,纸巾,毛巾,窗帘上都留下过子孙,终於有一天撸的正嗨的时候被舅妈发现了,我尴尬的停顿在那里,人像僵掉了一样,准备迎接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不过这次舅妈但并没有骂我,却轻声的问我这样多久了?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不知道怎麽说。

  「你知不知道这样对身体很不好?而且不卫生?」没想到说到这里舅妈握起了我的小JJ,翻开包皮指着那里对我说:「男孩子这里要清洗乾净,你随便擦很容易这里生病的知不知道?」当时的我根本没心思听舅妈说甚麽,就是觉得下体一阵触电般的暖流从阴茎一直传递到了大脑,整个人都酥软了一样。

  一般色情小说到这里都会出现舅妈帮我打飞机或者吹喇叭的桥段了,但是这个对於一个小镇上的普通妇女,又只有过一个性伴侣——舅舅的女人来说其实太不真实、太虚幻了,舅妈最後只说了句尽量克制,实在想要的时候再弄,弄过要自己洗乾净,就离开了房间。

  我们那个年代汲取性知识主要还是靠街角小店的老书店,有些黄色小抄本,运气好一点的有些国外的杂志以及岛国的小漫画本,大家普遍的做法是偷偷撕掉描写性爱的那几页自己藏好,从只言片语的文字中自己去领悟也理解性爱的过程和美妙,当然我也是这样做的。

  只是看过舅妈洗澡以後我对所有的女性的幻想最後都是她的身体,甚至对同龄的女同学都没兴趣,这也发展到现在我的审美观一直是丰乳肥臀的女人,对排骨妹一向没甚麽兴趣。

  事情就这样在平平淡淡中过去了几个月,终於有了一次突破,那次是我发烧,烧的挺厉害,舅妈为了方便照顾我就让我去她床上一起睡。

  虽然已经烧的我整个人全身发软,但是有这样的机会的到来还是让我很兴奋,我假装全身难受,死命的靠近舅妈的身体,舅妈大概也是看我难受的很也就没管那麽多。

  舅妈是背向我睡的,我们的姿势正好是一个做爱的後侧入式,我双手小心翼翼的攀上了舅妈的肚子,看她没有反应就一路往上摸向了一直向往的奶子,触碰到了的乳房的下边缘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舅妈抵抗了,她双手交叉护在胸前没让我继续往上摸,还说了句别闹好好睡觉。

  我那个时候可能也是兴奋的过了头,不怕死地竟然又下手摸她屁股,说实话舅妈那个时候三十岁出头经常跳舞身材确实很棒。

  我的双手轻轻的摩挲着她肥厚的臀肉,这次舅妈没有明显拒绝,我摸了几下以後突然有个恶作剧的念头,把裤子脱掉用JJ顶着舅妈睡觉,刚开始舅妈还没觉察,但是我下面硬了起来以後她动了动想挪下身体没想到一手下去碰到了一个坚硬小处男的阴茎。

  舅妈下意识的想推开我,但是我又装的浑身难受的很的样子,她这时候轻声地问我,是不是脑子里面又乱想了?我装的很费力的样子说浑身难受,好烫。

  接下来舅妈的反应让我终身难忘,她说那你老实点别动舅妈帮你摸摸,但是你答应不可以和任何人说啊。

  我兴奋的直点头,舅妈犹豫了一下,她的手守信地轻轻的捏起了我的小JJ虽然那个时候已经硬的翘起来了,但是尺寸还是很小的,她扯动着我的龟头上的包皮上下套弄,当时那个滋味活了19年第一个女人真的在帮我撸,各种酥麻传遍全身。

  舅妈帮我套弄的时候我的两只手也不老实地下意识的去摸她,其实我是奔着她的胸去的,但是她一躲我反而不小心的摸到了她的屄。

  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知道那是女人尿尿也可以被插的地方,舅妈的身体我也早就看到过,黑黑的阴毛从阴唇外圈一直延伸到肛门外侧,舅妈被我这一摸好像也懵了,凶了我一下说小孩子别乱摸,不听话我就不帮你摸了啊。

  接下来我就只能老老实实躺着继续享受了,到底是小孩子,也就记得1、2分钟的时间,小JJ激动的向舅妈吐出了人生第一次向女人喷射的口水,射得很高有些还喷到舅妈的脸上。

  舅妈好像是埋怨似的说了句人小鬼大,怎麽这麽多呢。

  。那次的发烧到了後来也还是没因为舅妈的照顾而恢复,最後还是去了医院挂盐水,然後出院以後爸妈把我接回了自己家照顾。

  这一回去就在家呆了一个月,我心里那时候瘙痒难耐可想而知,刚让舅妈可以接受我一点小动作了,而且她那双第一次摸我阴茎给我撸的细滑小手让我日思夜想,那些天几乎每天在家想着舅妈的奶子、身体打飞机。

  於是在我软磨硬泡下妈妈终於又把我送到舅妈家,临行前的一个晚上她还在跟我爸抱怨说儿子长大了竟然被别的女人拐跑了,我爸说我妈瞎说,肯定是以为我在那里可以跟表妹玩才想着回去的,因为我也是这麽跟他们说的。

  当我再次看到舅妈的时候,第一次知道了思念一个女人是甚麽样的感觉,和想妈妈是完全不同的滋味。

  当晚舅妈洗澡的时候我又忍不住去偷看了,不过这次没有趴窗,那个时候条件差洗澡上厕所都是在一个房间解决的,就是洗澡上厕所的地方装个帘子一拉,拿了脸盆和热水瓶进去就可以了。

  自从舅妈上次发现我偷看以後我胆子也大一点了,感觉她第一次没骂我,是不是就是默许我这样做了,在那之後我喜欢躲在帘子外面撩起一条小角偷窥,正看的血脉喷张的时候舅妈突然对着空气说了句还没看够啊,又耍流氓了要。

  我一惊,原来舅妈早就发现了的,我悻悻的退了回去,不过舅妈说了句让我终身难忘的话:「帮我递下衣服我忘记拿了。」我那个小心脏紧张兴奋的真的要扑通扑通就要跳出来,小心翼翼的撩开了帘子递了过去,这次我故意把帘子撩大了一点,刹那间我日思夜想的那个身体就这样呈现在我眼前,全身透白,一点点的水珠挂在高耸的双锋上,滑过平坦的小腹,直接延伸到下面黝黑茂密的森林。

  我看得眼睛一眨不眨,深怕会错过这个美丽的画面。

  「还要看啊,还没看够啊你。」

  舅妈半嗔半恼地凶了我下,但是我内心知道舅妈并没有真生气,我也不知道怎麽想的就回答了句舅妈太好看了,我一辈子都看不够。

  後来舅妈说我从小就是个情种,天生会讨女孩子喜欢那种。

  说归说我还是退了出来,舅妈稀稀落落地在里面穿好了衣服出来,仔细的看着我说看来身体是好了,又要动那个心思了。

  舅妈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是厌恶的口吻也不是生气,更像是在挑逗我,我什麽也没说就上去抱住了舅妈,用力的去嗅舅妈身上好闻的肥皂的香味。

  舅妈摸摸我的头说道:「都是小大人了还要发嗲。」这个时间我的小兄弟又情不自禁的起立了,它也在用力的往前伸展想去体会舅妈身体的温暖,舅妈很快就察觉了,打趣的说道:「这个小家伙比你更不老实更不听话啊。」没想到舅妈刚说完就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我当时都定在那里了,没想到我心中的舅妈会主动的去抓我的JJ,那个温暖的手,舒服的套弄着我的龟头,又是那种酥麻的电击感传遍我的全身。

  「以後不要老偷看我洗澡,被人家看到不好,难受的时候舅妈帮你,听到了吗?」我恩恩哼哼的答应着。

  自动有了上次舅妈主动的给我撸过一次以後,我们的关系就一下子亲近许多,在少男的心中这更像是种恋爱的感觉,可能那个时候我都当她是个大女朋友了。

  这种感觉特别是舅舅回来以後尤为强烈,每当他们拉上帘子在後面做爱的时候,伴随着舅妈的呻吟和舅舅低沈的喘息,我的心里从好奇转变到酸溜溜的感觉。

  终於一周以後舅舅又出去工作了,我就像那种短暂分离的小夫妻,放学了就往回跑,见到舅妈就往她身上扑,舅妈呵呵地直笑,说怎麽像只发情的小狼狗,看看你难不难为情。

  我也不顾这许多了,上手就想摸舅妈的乳房,舅妈啊的一声,微怒道乾嘛这麽用力,捏的我好疼,看不出你人不大力气到挺大的,正好我这两天排练的腰酸背疼来给舅妈按按吧。

  前面说过舅妈是文化馆的,她们经常要锻链形体。

  怎麽按呢?我怯怯地问到,那个时候我哪懂一个女人让你按摩,等於就是给了你一把打开她情慾大门的钥匙,舅妈拉着我的手放她腰上说,就这里给舅妈按几下,当时我站在床沿,舅妈躺着,我就不痛不痒的用手掌给她按着,按了几下我问道舅妈是这样吗?舒不舒服。

  舅妈嗯了下,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坏心思了,按按以後拉开了她衣服两只手伸了进去直接接触了她的後背,舅妈似乎没有准备好,身子抖动了下,但是很快她的身体反应告诉我她不排斥,我也有节奏的从外到内围住她的腰附近来回按,按了几下以後觉得舅妈好像睡着了,我的双手就开始慢慢往上一点一点的探索着,慢慢来到了胸罩的边缘,那个时候的乳罩和现在的不同,都是布料的一般不像现在有钢托那麽紧。

  而且那个时候的我手也不大,能从乳罩下面慢慢伸进去摸,刚接触到光滑的肌肤,舅妈就有反应了,「小色鬼又不老实了啊,让你帮我按摩你倒又来乱摸了。」不过这次舅妈说归说,却没有让我停止的意思,我顿了顿也就不管了继续往上摸,终於手指触碰到了中心点——她的乳头。

  那是个怎样个美妙的东西啊,舅妈的乳头挺大的,有点像棒棒糖一颗,圆圆的,我用手指来回搓捏把玩着,舅妈也似乎有了反应,因为我听到了只有她和舅舅一起做那事时候才会发出的呻吟。

  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特别自豪特别像一个男人,当然手指也随着她喘息的频率越来越加重。

  此刻我已经失去了控制,另外一只手也摸向了舅妈的屁股,我从小就觉得女人的屁股特别的美,到现在都喜欢白花花的圆润大屁股,我想肯定是受了舅妈的影响。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女人的逼到底是怎麽样的结构怎麽玩的,以为屁股就是女人最後的一点秘密,所以我手也只摸到了她的屁股蛋蛋就不往下了,舅妈似乎很满意我这次的动作,身体开始轻微颤抖,呻吟变成了哼哼声,舅妈的屁股也慢慢的撅了起来迎合着身体的抖动。

  如果换成现在的我,双手肯定会下探到她的秘密花园里,嘴巴会贴上那片温暖的小嫩肉去舔去搅去细细含在嘴里品位女人身上那块最美味的嫩肉,但是那时候哪里懂这些啊。

  正当我犹豫不前的时候舅妈突然抓住了的手,把我的手一路往下带,我的手摸到了她拉屎的那个地方,外面被一层毛包裹着,中间有一条沟,我的手指就来回在那条沟里摩擦,这个时候舅妈轻声的叫了出来,我以为我弄疼她了,停了下来。

  舅妈急切的说道:「就那里,舅妈那里很痒,你帮我那样揉揉。」於是我就继续刚才那样重复着,男人和女人这点事情我觉得是天生的,玩了几下以後我就摸索出原来那边还有个洞,我的手指正好可以伸进去,我就一伸一抽的这样玩着,玩着玩着舅妈下面似乎有水流出来了我还以为她要尿尿了,问她要不要上厕所,舅妈就说了三个字不要停。

  此刻舅妈的裤子基本已经被我褪下了,此情此景作为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如何能够把持,我悄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想像着舅舅趴在舅妈身上的样子我也骑了上去,舅妈啊了一声惊慌的坐了起来,问我干吗。

  我说我也想和舅舅一样和舅妈玩,舅妈呵呵呵地笑了出来,「这个不行,我是你舅妈,我们不好那样做的,这个事情只有夫妻才能玩,你听话,舅妈帮你下面弄弄。」我当时哪里敢过多的强求,只好撤了下来,不过这次舅妈帮我弄的时候也让我摸她的奶,就这样我们互相感受着对方身体带来的刺激,我很快就一泻千里。

  那次以後我也常常会有意无意的问舅妈要不要按摩,舅妈呢也经常作为等价帮我打飞机,一直持续到我初中毕业去市里上高中,然後舅舅单位倒闭了,他也搬回来了,我们也就没有再继续了,可能大家看的比较失望,不过这就是事实,我们没有实质性的性关系,网上那种遍地乾姨妈,乾姐姐的我觉得多数都是编撰的,那个年代的妇女道德意识还是很强烈的,特别是乱伦这条红线。

  现在的舅妈身材已经明显发福,有次去看望了下,我盯着她在厨房里忙活,就觉得她裙子下面的屁股肯定又肥又软,一天都在想着这个大臀,想着是否应该去试试看反应,还是不要去打扰她的生活了。

  最後我还是没能忍住,到了某个周末特地找了个藉口去了下舅舅家,上次见面还是过年吃饭,不过那个时候冬天穿的也多,这次看到舅妈顿时觉得眼前那个熟悉的肉体又回来了,还是那麽白,不过确实丰满了许多,胸部胀胀的,中年妇女特有的那种木瓜奶,看得出来胸罩已经支撑不住那个重心,往下垂了。

  中午的时候在舅舅家吃饭,好久没去了,舅舅热情的留我下来吃饭喝酒,边吃饭边回忆小时候开玩笑说那个时间一直住他们家怎样怎样的,还说从小就喜欢把我当半个儿子看待一样。

  不知不觉的我也喝高了,中间的时候去厨房洗手,舅舅家的厨房特别窄,只有1米多宽,只能容纳一个人乾活,舅妈已经在洗碗,我喝点酒故意想从舅妈後面穿过去洗手。

  我的身体侧着,也就是我的正面叠加在舅妈的後面穿过去的时候,我故意装的很挤的样子,很缓慢地移动着,差不多对准舅妈的屁股的时候就把早已经勃起的JJ往她屁股上稍微顶了顶,我想舅妈肯定感觉到了我下面有反应了,微微侧了下身体让我过去了,还说喝这麽多啊,小心身体,你开车了,下午在这休息睡会再走吧。

  我看着舅妈嗔怪的神情,以及脸上的红晕,我知道我们的故事很没完。

  因为很久不喝白的了,那天确实喝的有点多了,午饭後就在舅妈家午睡了会醒酒。

  舅妈家在前几年就翻建了两层小楼,不是当年的格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睡醒後嘴巴火辣辣的乾,就起来找水喝,路过舅妈的房间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停顿了下来,突然想到舅妈是不是应该也在午睡,能看到点甚麽呢?想到这莫名的下面就硬了起来,当年偷窥她洗澡的那个魔鬼一下子又回到了我脑中,於是蹑手蹑脚的推了下房间门,从缝隙中看到舅妈果然在午睡,人侧躺着背对房门,身上披着一条毛巾毯,但是下半身没有掩盖。

  舅妈虽然年纪变大了,但是人还是很要漂亮的,穿的睡衣相对这个年纪的中年妇女也算时尚的,是一件丝质的睡裙,浅蓝色,虽然不是老婆这种吊带的,不过也就到膝盖上的长度,但这着样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也是能够吸引住我,我急切的想调整角度看到大腿上面的风光,没想到这个时候我电话响了,舅妈听到声音一下子做起来了,我那时候的窘迫难以形容,不过没经过大脑思考,我脱口而出说要走了,过来打个招呼看你睡着了没想喊你了。

  舅妈哦一声的答应着,我随口而出舅妈你身材保养的真好,没怎麽变化啊,舅妈开心的答应着哪里有啊,现在都胖成甚麽样了,都是皱纹了,就你嘴巴会说。

  说归说我明显能感觉到她那瞬间还是有少女般的开心愉悦的,於是我打算试探下舅妈看,能否回忆起当年我们的游戏。

  我就顺着说道哪里呀,你看你的大腿又白又嫩我老婆的也没你皮肤细了,说着话我很自然的进去坐到了床边,一手轻微的拍了拍她的大腿。

  舅妈没有明显的拒绝,我心里暗自高兴,说明她还记得我们当年的游戏和经历,舅妈一直这样漂亮的,我继续恭维着人也凑了上去想抱住她,不过她这下躲了过去用手挡了下:「别闹,你都是当爸爸的人了,还这麽调皮。」当下我也不好再继续试探,只好寒暄作别。

  只是走前舅妈说有空多来玩看看舅妈,我也不确定过了这麽多年可能是舅妈老了,应该有49岁了,还是不能接受一个成年男人对她的性幻想了。

  那些天在家我也一直在想,是该放弃了呢,还是再尝试看看有没机会了。

  又到了周末了,我又鬼使神差的支开了一切活动又去舅舅家了。

  还是一样留下来午饭,只是过程中我有意无意的给舅妈也敬酒,想让她喝多一点,看会不会容易动情,另外也是给自己壮胆,说实话正场☆态下我还是心有余悸不敢跨出那一步的。

  酒过三巡以後,舅舅照样被牌友约出去打麻将了,就留下我和舅妈,我们就边聊天回忆当年边喝着小酒,一顿家常唠下来後舅妈脸色也红润起来了,和我诉说这这些年的日子,又说自己身体大不如前了,肩颈如何的不好。

  听到此,我心想真不是一个机会麽,我就双手搭了到了舅妈的肩膀,淘气的说道,小时候我还帮你按摩了,现在手艺更好了,再给你按按吧。

  不知道是不酒精作用,舅妈这次没有反对,说了句让我血脉膨胀的话,说收拾下去楼上,楼下让人看到像甚麽话呢。

  我知道好戏要登场了,那时激动的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差不多跟我第一次破处时一样激动。

  到了楼上,我问舅妈家里有没有精油,舅妈说哪里有这个呀,药油倒是有。

  我想药油就药油吧,好歹也是神油的一种,於是拿了药油手心里搓热就给按了起来。

  舅妈今天穿的是上下两段的居家服,随着我手心慢慢的揉搓看得出来舅妈享受的闭上了眼睛,我藉口药油不好洗,大容易弄脏衣服,轻声说道我给你把衣服解开吧。

  舅妈没说话,我就自己决定地掀起了她睡衣,那个我年少时熟悉的身材再次展现在我的眼前了,还是那麽的光滑,只是确实胖了,肉有些多,但这也正是这个年纪的女人的魅力所在,看到舅妈没有反对我也不敢太过放肆,只是传统的手法按摩了脖子以後顺势往下,用手背触碰了下她的奶子,从背後看她的奶子因为大和下垂已经被压在身下有些变形了。

  舅妈不知道是真有点醉了还是故意不想面对这一切,一动没动像睡着一样,此刻我想再大胆的试探下,双手握向了她的奶子,触碰到的时候感受到她的身体一颤,原来是装睡啊。

  不过舅妈还是没有拒绝这次,於是我胆子更大了,两只手开始游走在那对我熟悉又陌生的双峰上,手指触碰到那乳头时候还轻轻捏过,舅妈奶头很大,比我老婆的要大一倍,摸着很有意思,几下反覆以後舅妈的奶头明显硬了起来,我低下头在她耳边吹气问道,按得你舒服吗。

  舅妈嗯嗯的呓语着似乎不愿意中断这个美妙的体验,此刻我的阴茎也早已硬了起来,我换了下姿势坐到了她屁股上,此刻正好顶上了她的肥穴,软软的,丰满风韵的一块肉的感觉传导到了我全身,那种滋味,舅妈明显也感觉到了我的意图,她一下子回神过来,让我别闹,被人看到丢死人了。

  我说道小时候舅妈经常帮我弄舒服了,我现在也想给你弄的舒服一点,好不好。

  舅妈还是没吭声,我想她肯定是煎熬着,我想再突破点,於是一手拉过她的裤头想往下拽,但是舅妈双手拉着不放,我没办法,只能把她翻了过来,去咬去舔她的奶子,这样她顾得了下面就顾不着上面了,想推开我,但是我感觉到她反抗的不是那麽坚决,我嘴巴里面吞吐嘬着她的乳头,感受到她抵抗越来越弱,呼吸越来越重了,我以为要得逞了,但是这个时候舅妈哭了起来,我一下子懵了,停在那里,不知道干甚麽。

  舅妈缓了下说我都这麽大年纪了,你就别拉我下水了,你小时候舅妈看你难受和你玩,现在你都结婚有家庭了怎麽还能搞这个。

  这一下子,我下面也突然软了下来,理智也逐渐恢复了,我自己解释的说道,我就想让舅妈也舒服舒服,你小时候对我好我也想对你好。

  「你个小鬼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甚麽,还和小时候一个样子,没好心思。」舅妈的语气并不是骂我到像是调情,气氛缓和了下来了,我的手又不老实了,又开始摸了上去。

  舅妈说道你怎麽要看上我这个老女人了,你现在外面要玩也是小姑娘的啊,我就把好听的恭维熟女的话都说了一遍,说的舅妈似乎很开心。

  「那还只是和小时候一样,我帮你吧。」

  舅妈开始帮我解皮带,一只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那个感觉真是美妙到说不出来,虽然我也已经玩过十多个女人了,但是心里传递来的刺激真的是完全不同。

  就这样舅妈又用那只手给我揉搓了起来,最後想要射的那刹那,我硬把她的嘴按了下来,就这样阔别了20年後我的子孙们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

  直到现在,我和舅妈也没有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只是有时候去看她,舅舅不在家的话,就会让她再帮我用手弄舒服,对於她来说这是我们两个相处最安全平衡的方式了,至於以後有没有可能会发生甚麽,我想也是机会不大了,毕竟舅妈的年纪是一天比一天大了,身体可经不起折腾。

  字数:8460

       【完】